翻页   夜间
笔趣阁 > 仗剑问仙 > 第三百一十一章 福祸相依尘埃定

第三百一十一章 福祸相依尘埃定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趣阁] http://www.musiseine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沙巴体育娱乐官网

    长长的帷幔坠地,堆积成一团团愁绪。

    药味厚重,凝若实质,在房间中郁郁不得出。

    光影透过窗棱,用明暗演变着时间。

    宽大的床榻上,一个年轻的男子安静地躺着。

    双目闭合,似在熟睡。

    床榻旁边,一个白衣女子坐在地毯上,斜倚着床榻的边缘,螓首低垂,累极而眠;一个绿衣小姑娘也坐在地上,上身趴在床尾,也已睡着。

    房门无声扇开,邹荷穿着一件淡蓝色长裙悄悄走入,闻着这厚重的药味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走上前去,打开窗户。

    清新的空气涌入,药味欢呼雀跃地逃离。

    随着帷幔被扯开,明亮的光线洒在两个睡熟的女子脸上,绿衣小姑娘依旧睡得香甜,白衣女子却已经被惊醒。

    她揉了揉眼,看向邹荷,正要起身行礼,邹荷却立刻竖起一根手指贴在唇边,同时以心声道:“快歇着,不必多礼。”

    她走上前,看着白衣女子满脸的憔悴,关切道:“陆姑娘,你还好吧?云落有什么新情况吗?”

    陆琦转头看着闭目躺着的云落,抿着嘴,摇了摇头,“没有一点动静,若不是呼吸还算平稳,我.......”

    邹荷蹲下身子,轻轻揽过陆琦的肩膀,心疼地拍了拍她的后背。

    她知道,这两个年轻人之间,也经历了许多波折,如今眼看这日子要渐渐好起来了,又出了这等事情。

    邹荷感同身受,心情黯然。

    一阵压抑的抽泣将一旁累极而眠的随荷惊醒,瞧见小姨和陆姐姐的样子,她猛地冲到床头,颤抖地伸出手,探向云落的鼻息。

    “你落哥哥没事!”

    邹荷连忙喊住了这个小丫头,然后宽慰二女道:“昨夜那般凶险的局面都已经过去了,应该会渐渐好转的。”

    随荷紧挨着小姨和陆姐姐坐下,回想起昨夜的情景,一阵后怕。

    当时,已经三天两夜没有动静的云落忽然浑身一震,然后通体涨红,整个人如同一个皮球肉眼可见地被吹胀了起来,绷紧的皮肤中,隐隐有光芒流转。

    自化龙池得来的真龙体魄上,自发地弥漫起金光,正努力维持。

    在一旁守护的二女瞬间惊慌起来,陆琦在此留守,随荷立刻跑出去呼叫自己的小姨。

    邹荷赶来之后,又迅速传讯,符临和苦莲也先后赶来,但皆是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正焦急无措间,一阵更耀眼的金光自云落的身体上亮起,仿佛一张大网猛地朝体内收紧,旋即一声响亮的龙吟过后,云落又缓缓“干瘪”下去,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一切仿若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不知缘由。

    只有陆琦,隐隐猜到了些可能。

    众人并不知晓的是,当时的云落,看似昏迷不醒

    ,其实状态很是特殊。

    他的意识是完全清醒的,但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躯体,所以无法醒来。

    嗯,差不多类似于后世人们所说的鬼压床的状态。

    当日那场大战,云落领着一帮与鲜卑铁骑战力差距甚大的骑兵,死死扛住了吴提的五千人马。

    所能倚仗的,只有人数、符箓,以及云落身先士卒、率先垂范的悍不畏死。

    符临给每个人都贴了一张蛮力符,寻常人一般最多只能承受这么一张,当年他的神符营经过特殊选拔和训练,能够一人承受两张,就已是天下强军,最耐死战。

    杀到最后,他们其实也没能打赢,甚至依旧被鲜卑铁骑突破了他们的拦阻,成功合兵一处。

    毕竟骑兵的个人素养、整体战术等,他麾下这些人比起鲜卑铁骑差得太多。

    但战略目的是达到了,包抄的鲜卑铁骑没有形成突击的效果,甚至产生了令他们自己都有些心疼的战损。

    而代价就是,义军一万人的队伍,战事结束后还能骑在马上的,只有不到一千人,直接战死者更是达到了五千多人。

    云落打光了真元,又用上武技,疲惫之后动作变形,更是只能依靠体魄的蛮力,支撑他一直冲锋在前。

    最终,望着鲜卑铁骑驱马北上,他累极一笑,一头栽下了马。

    当时,他的身体处在一个极其虚弱的状态,金丹自行转换天地元气的速度远远赶不上他的消耗,真元被挥霍一空,**也处在完全力竭的状态,甚至连金丹都隐隐有些不稳,似有崩溃之像。

    好在,他还有个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火神祝融帮他搭建起来的那根触须死死扎根在牵机傀儡符上,随着云落的昏迷,意识暂停,它自发地开始为它寄存的这座躯体攫取养分。

    精纯而磅礴的元气顺着触须冲入云落的丹田,仿佛一片干涸到了极致的土地,骤然被甘霖滋润。

    金丹渐渐稳固,一些隐有崩溃之势的气府、窍穴也重新安分下来,丹田中开始缓缓积蓄着真元。

    随着真元渐复,体魄上的些许伤势对堪比真龙之身的云落而言,无非就是躺上一两天而已。

    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,云落的意识渐渐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最初在发现自己无法醒转之时,难免有些惊慌和失望,但他心态调整得很快。

    不浪费时间在无用的情绪上,先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是从小就养成的优良习惯。

    沉心静气,开始巡视自己体内的状况。

    然后便是一阵后怕,前些日子强行突破到知命境,境界其实还算不上多么稳固,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战斗,差点让他一战跌境。

    而且跌的是个大门槛。

    好在有这个牵机傀儡符救了命。

    木叶山

    花费大代价为自己埋好的坑,却成了自己的救命之宝,这或许是连木叶山人自己也没想到的事。

    云落哭笑不得,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,这便是李掌教所谓的福祸相依吧。

    他的意识沿着那根长长的触须去往识海的深处,看到了那枚闪着幽暗光芒的牵机傀儡符。

    先前自己多次使用,也不过耗费了两成半的样子,这会儿在触须自行的大力抽取下,几乎已经消耗了将近一半。

    等等,大力?

    抽取?

    好像有什么不对,火神是不是说过什么?

    谨慎的云落还没来得及控制真元吸取的速度,眼前便轰然一亮,将他的意识淹没。

    牵机傀儡符,炸了。

    元气被抽取过快,原本维持这些元气的架构忽然崩溃。

    精纯的元气如决堤的洪流,在云落的体内四散冲击。

    至少一个半问天境高手的真元化作的元气忽然失去了约束,在云落的体内激荡。

    如此庞大的元气,是云落根本承载不了的,金丹疯狂运转也无济于事,他的丹田只有那么大的容量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,等待着他的便是爆体而亡的结果。

    而这,就正是陆琦等人昨夜所见的情景。

    天庭,祖龙宫。

    头生双角的俊异年轻人正闭眼假寐,身后身侧,数位美貌仙子正为他捏肩的捏肩,捶腿的捶腿,日子过得甚是......无聊。

    没办法,幽囚于此,哪里都去不了,所幸龙宫甚大,还不至于让这位游走过悠长岁月的“年轻”老龙觉得待不下去。

    一丝异样自心底泛起,祖龙不动声色的在心中默默推演,立刻锁定了异样的来源。

    “几个废物,不戳一下就不会动吗?属癞蛤蟆的啊!”

    祖龙心中了冷哼,默念一道口诀。

    此刻的云落已经临近了爆体的边缘,浑身皮肤已经开始龟裂,赶到的大和尚苦莲甚至已经将众人挡在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云落的意识无比焦急,疯狂地驱动金丹,运转接天剑经心法,试图吸纳引导这些元气,但无异于杯水车薪。

    忽然,他的金丹上,那九道栩栩如生的龙纹似乎在刹那间活了过来,齐齐发出一声高亢的龙鸣。

    伴随着龙鸣声响起的,还有一道金光从自己体内生起,像是一张从四肢收起的大网,将那些暴走的元气重新驱赶圈禁起来,最终蜷缩在丹田之中。

    云落似有所悟,心底果然响起一个戏谑的声音,“小子,你可真不让人省心啊!”

    “祖龙大人?您也在我身上留了神念?”

    生死之忧消散,云落立刻想到,那岂不是和琦儿那些故事都被祖龙大人瞧了去?

    这日子还有法过不了!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红毛......咳,火神那种人,对你那

    些破事不感兴趣。”祖龙没好气地道:“你身上有我一滴精血,我能感应到情况有啥好奇怪的。”

    “云落谢过祖龙大人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“没啥好谢的,好不容易找了个合作伙伴,懒得再找别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呵呵,祖龙大人还真是傲娇啊。

    “火神大人先前已经跟我说过一些天庭的情况,祖龙大人可还安好?”

    “算你小子懂事,我能有什么事,杨玄镇还敢动我不成。”

    天庭玄尊,名叫杨玄镇,祝融先前就告诉过云落。

    “可有什么云落帮得上忙的?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小小通玄......咦,都知命境了,还真是跟你父亲一样怪物。”祖龙的声音有一丝惊讶,当初留在云落体内的这些手段,他压根没再留意,没想到再一见面,这小子连这个大门槛都跨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即使到了知命境,也是无用,按计划慢慢来吧。我等你到九境天人。”

    云落: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事我撤了啊,不跟你废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祖龙大人稍等。”云落连忙叫住祖龙,“那个我那九道丹纹是活的?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!那只是我当时顺便抽取的他们九个自身的精血,在你重塑肉身的时候埋进了你的体内,勉强算个没有灵智的意念而已。”

    云落再次:“.......”

    “放心,没别的了,这都是很费功夫的,要不是你小子上道,我才懒得多弄。”

    “那祖龙大人我为什么还没法苏醒?”

    祖龙的声音里有些戏谑,“苏醒?等你把这些元气都消化了就能苏醒了。这样的环境多好,有充足的灵气、有安全的环境,努力吧,一鼓作气,看能不能摸到问天境的门槛,哈哈。”

    云落又一次: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担心我的同伴们会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说,我帮你知会他们一声。”

    云落大喜,“多谢祖龙大人大恩。”

    祖龙的意志微微一笑,“赶紧突破吧。”

    自知命境起,后三境的修行不再修力,主要修心。

    当境界提高,真元、战力等自然随之增长,所以虽然有着海量的元气在侧,云落也只能静心感悟,静待时机。

    祖龙的意志先收回了本体,然后琢磨了许久,微微露出一丝笑意,再次来到了云落的身体中。

    于是,在邹荷、陆琦、随荷三个女子的三道目光下,沉睡了三天三夜的云落抬起了右臂!

    右手伸出一根食指,在僵直的手臂驱动下,在空中开始缓缓比划。

    陆琦第一个反应过来似乎是在写字。

    “我”

    “没”

    “事”

    三个人的声音渐渐响到一起,一字一字地念出了剩下的话。

    “正在突

    破,因祸得福,我是不是天下最厉害的小可爱。”

    三人面面相觑,觉得这个世界似乎有些虚幻。

    大门拉开,符临和苦莲走入,“怎么样,云落好些了没?”

    二人瞧见三女的面色,怎么都透着些古怪。

    (第三卷终)

    (本章完)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仗剑问仙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 ”,聊人生,寻知己~

    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